首页>凯风专区>海外之声
美国国务院调查“法轮功”邪教卷入美政府内部利益输送丑闻
作者:David Folkenflik 桑梓(编译) · 2021-04-21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核心提示:2021年4月14日,美国官媒“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网站(Npr.org)登载了美国著名记者、新闻评论员戴维·福尔肯弗里克(David Folkenflik)的深度报道《“法轮功”、史蒂夫·班农与特朗普时代互联网自由之争》(Falun Gong, Steve Bannon And The Trump-Era Battle Over Internet Freedom)一文,首度曝光因卷入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国际媒体署(USAGM)的内部利益输送丑闻,特朗普亲信、时任该署负责人及“法轮功”邪教的“翻墙”软件团队正在接受美国国务院监察长调查。中国反邪教网摘译如下,为便于阅读,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报道截图

举报人指控:资助“法轮功”旗下软件的过程,实为犯罪预谋

文章说,在特朗普白宫团队对美国联邦政府进行的所有干预中,一个名为“开放技术基金”(译注:Open Technology Fund,该基金是美国支持世界各地“颜色革命”的工具之一)的小项目所引起的一连串事件最为突出。出场这个魔幻般故事的,包括“法轮功”运动、前白宫战略家史蒂夫·班农、已故民主党众议员汤姆·兰托斯(Tom Lantos,犹太裔)的女儿卡特里娜·兰托斯·斯威特(Katrina Lantos Swett)以及前总统特朗普任命的一位狂热官员。

具体来说,这场涉及长达数月的激烈争论,其焦点是美国国际媒体和美国国务院是否应该资助“法轮功”信徒开发的软件,而评估人员发现这些软件存在缺陷。官员们表示,优先考虑资助法轮功”软件的决定,占用了联邦基金用于其他关键应用程序的资金,而开放技术基金则拥有支持对海外持不同政见者(译注:即支持美国发动颜色革命的国外人员)关键技术。

除此之外,该软件获得资金批准时,国外总共有四个人用它来访问“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这也是该软件能够获得补贴的一个重要条件。

简而言之,整个争论过程让人觉得可笑至极。

然而后果是严重的。美国政府冻结了用于其他科技项目的近2000万美元资金,相关执行人员因此失业。劳拉·坎宁安(Laura Cunningham)被特朗普免去“开放技术基金”首席执行官职务,后来又得以复职。

一名举报人指控称,一心将资金向“法轮功”软件“无界浏览”(Ultrasurf)倾斜,是犯罪预谋。该指控首次由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在本报道中公开披露:美国国务院监察长正对此做出调查。

“无界浏览”软件的背景,涉及“法轮功”邪教

文章指出,大约20年前,“法轮功”信徒首次研发出“无界浏览”,用以规避相关审查。早期的“无界浏览”,似乎是一个颇有前途的工具,可以帮助“活动分子”和记者在线安全交谈。它起初从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媒体署的前身机构获得发展资金。

在美国,“法轮功”练习者不时举办各种各样的文化节和集体打坐活动。他们还改变了自己的教义,虽然依旧主打(宣传)冥想(打坐)的神力,但不断走向极端:如谴责同性恋、酗酒、吸烟和婚外性行为。

“法轮功”邪教于上个世纪末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其在其他国家的影响力也受到限制。

特朗普政府时期,“法轮功”在美国的影响力却迅速蹿升。“法轮功”所属《大纪元时报》在其网页、脸书和油管账号上发布视频,散布支持特朗普的阴谋论,为特朗普的反中言论提供了炮弹。

犹太裔反华家族及右翼分子为“法轮功”软件充当掮客

文章进一步指出,法轮功”的“无界浏览”软件吸引了一批拥护者,其中要求给予它联邦资助的最坚定支持者包括卡特里娜·兰托斯·斯威特,以及曾任右翼哈德逊研究所国际宗教自由项目负责人的保守派活动家迈克尔·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

美国犹太裔反华分子卡特里娜·兰托斯·斯威特

卡特里娜是“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译注:该基金为政治金库,在众多国家及地区,有针对性地选择政客,并向其发所谓的“人权奖”,增加其“光环”)的负责人,该基金会以她父亲汤姆·兰托斯命名。汤姆·兰托斯是加利福尼亚州资深民主党议员,在最后几年任职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卡特里娜曾多次参加新罕布什尔州联邦办公室的民主党初选,但以失败告终。201910月,卡特里娜认为,美国国会应要求美国国际媒体投入2500万美元用以支持所谓的防火墙规避技术(译注:即翻墙技术)。在她列举的为数不多的该技术软件工具中,就有“无界浏览”。

“无界浏览”不符合“开放技术基金”相关开源要求

文章说,开放技术基金资助过类似“无界浏览”这样的翻墙项目。开放技术基金最初作为自由亚洲电台的一个分部,隶属于美国国际媒体,在特朗普一位高级预算官员和关键议员的支持下,20199获得独立。虽然其现在一家独立非营利组织,但仍然完全依赖美国政府的资助。

遭到特朗普心腹迈克尔·帕克(Michael Pack)排挤出局的“开放技术基金”华裔创始人刘屳(Libby Liu)

“开放技术基金”帮助孵化了Tor技术(译注:一种在登录互联网时隐藏用户身份的网页浏览器)、Signal(一种加密的消息传递应用程序),并支撑Facebook(脸书)、Skype(微软即时通讯软件)和WhatsApp(美国一款跨平台通讯应用程序)技术的发展。

“开放技术基金”主要资助开源的软件代码,这意味着外部软件工程师可以对相关软件代码进行审查,以确定是否存在允许他人进入的意外漏洞或故意后门。

而“无界浏览”存在的问题是,它是闭源代码,且它的开发者和拥有者曾多次反对开源。

反华分子与特朗普心腹高官联手替“法轮功”邪教软件开路

文章指出,不管怎样,“无界浏览”的捍卫者们都在努力为其说话。

卡特里娜有一个盟友——迈克尔·帕克。帕克是一位保守派纪录片制作人,仕途一直萎靡不振他的提名在参议院已经被搁置了近两年,直到2020年春天,帕克进入特朗普挑选的美国国际媒体负责人人选行列,而法轮功”支持者“与迈克尔·帕克关系密切”

去年3月中旬,帕克的提名势头开始猛升。卡特里娜分别致电开放技术基金创始人屳和时任开放技术基金执行官和总裁的劳拉·坎宁安。在电话中,卡特里娜要求他们为“无界浏览”提供资金。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公司获得的通话记录显示,卡特里娜吹嘘自己“与迈克尔·帕克和他的‘夏尔巴人’关系密切”(Sherpa,被指派帮助总统任命者完成提名过程的助手通常被称为夏尔巴人)。

?

美国国际媒体署原负责人、特朗普心腹、“法轮功”邪教支持者迈克尔·帕克

作为“开放技术基金”高管,刘屳和劳拉指出,“无界浏览”的支持者从未按照法律要求的程序,通过竞争程序向该基金申请获得任何资金。刘屳和劳拉说他们欢迎这些人提交申请,但没有人来。

六周后,卡特里娜在《国会山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严厉批评美国国际媒体署和“开放技术基金”,她写道:“不幸的是,近十年来,他们从这些技术中截留了太多的资金。”

“美国之音”对中国政府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进行过难得一见的客观报道,却遭到美国白宫严厉批评,帕克因此加快了晋升进度。班农曾在特朗普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和入主白宫后,为特朗普提供咨询。他对《华盛顿邮报》表示,他之所以推荐帕克,是因为“美国之音”及其姐妹网络应该“坚持”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特别是他对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强硬政策。

帕克几年前曾与班农合作过两部纪录片。班农谈到帕克时称,“他是我的人”。他告诉“美国之音”:“帕克要对该基金进行彻底整顿。”

?

原特朗普战略顾问、反华分子史蒂夫·班农

为替“法轮功”开发的软件扫清道路,特朗普心腹对华裔负责人下手

文章指出,2020年6月初,正当美国参议院批准通过帕克担任美国国际媒体署总裁一职,美国国际媒体署高级职员琼·莫弗(Joan Mower)致电美国国务院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对“开放技术基金”的担忧,称“开放技术基金”是“非法创建的”,“没有为‘无界浏览’等重要工具提供资金支持”。琼·莫弗还警告说,刘屳的任期将被缩短,特朗普白宫不允许该基金资助其计划资助的项目。

2020年6月13日,迈克尔·霍洛维茨在班农的在线广播节目上要求帕克解雇刘屳,“他必须解雇她!马上!”

刘屳在一封信中宣布将于2020年7月辞职,她后来向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表示,此举试图转移帕克对其他高管的注意力。

但这丝毫不起作用。帕克解雇了刘屳、坎宁安以及“自由欧洲电台”“自由亚洲电台”和其他电台的负责人,还有一位高级顾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公司前总裁史蒂夫·卡普斯(Steve Capus)。“美国之音”的两位最高官员在帕克上任时也辞职了。

事实证明,帕克在推动对“无界浏览”进行资金资助时手段强硬。美国国际媒体署一批高管因“严重失职”被停职,其中包括法律总顾问、首席战略官和首席财务官,他们曾警告帕克说,未经适当的申请和审查程序,将资金转移到“无界浏览”可能是非法的。

2020年6月下旬,帕克任命安德烈?门德斯(André Mendes)为美国国际媒体署首席执行官,他在白宫旁边的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大楼参加了一次会议。根据美国国务院一位工作人员的举报信,门德斯旧调重弹,提起了有关“无界浏览”的争议,并告诉在场的多名国安官员说,国务院之前没有继续资助“无界浏览”,是因为“无界浏览”归属“法轮功”,国务院不想冒犯中国官员。

根据举报者的投诉,门德斯接着说,美国国际媒体署已经“除掉了一些人”,此后资助互联网自由倡议的决定也将“不那么意识形态化”。他提出的理由是,宗教团体需要发挥更大的作用。举报者说,这显然是指“无界浏览”。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从国会获取了这份投诉书,并与举报人的律师进行了核实。

美国国务院初步安全评估:“法轮功”软件存在重大问题

文章说,美国国务院委托对“无界浏览”进行的初步安全评估显示,该软件存在重大问题,仍依赖2013年所谓的尖端技术。这项评估于去年春末进行,并由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审查,其结论是,“从全国范围内来看 ,即使对于一个预算不多的对手来说,对‘无界浏览’的这些审查也是微不足道的”。评估报告还说,需要进行“全面和根本性的重新设计”,以确保敌对势力无法轻易封杀“无界浏览”。

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劳工事务助理国务卿戴斯Robert Destro)表示,他知道评估结果。他说,尽管如此,中东和亚洲的人告诉他“无界浏览”是有效的。

“我不知道这个软件的经验价值有多少,”戴斯卓告诉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我支持‘法轮功’吗?我支持‘无界浏览’吗?支持啊。但那不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是监督互联网自由。如果‘法轮功’和‘无界浏览’能融入其中,那就太好了。”

后来,兰托斯人权基金会的卡特里娜发邮件询问戴斯卓有关“无界浏览”评估的尖锐问题,不过根据举报者投诉时所附的往来电子邮件显示,这些问题都没有公开。戴斯卓随后让几位同事找出问题所在,以便他们“快刀斩乱麻”。

举报人指控特朗普当局官员不当干预,替“法轮功”捞取联邦资金

文章指出,举报人指控说,这是美国国务院一名高级官员在正式评估“无界浏览”是否有资格获得联邦资金时的不当干预。

“我们在过去一年中看到的对‘无界浏览’的处理方法确实令人震惊,”该官员的代表、举报援助组织创始人约翰·泰伊(John Tye)说,“这是与特朗普政府关系密切的说客们的一项努力,旨在真正改变人权资金和政策的路线,使之远离资助成熟的技术,并向与宗教运动有密切关系的工具倾斜。”

与特朗普一道下台的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将资助宗教团体作为其任期的一个标志,他拒绝就此事置评。戴斯卓告诉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他只是想确保每个人都信任这个过程。

“为什么围绕‘无界浏览’会有这么多风言风语?”德斯特罗问道。“这事一直很奇怪,这种争斗是为了什么?老实说,我认为,其中部分原因与‘无界浏览’来自‘法轮功’有关。”

特朗普心腹与“法轮功”相互串通,制造人事和资金危机

文章指出,2020年7月,帕克宣布将任命“开放技术基金”的新总裁詹姆斯?迈尔斯(James Miles)。迈尔斯是共和党律师,曾担任南卡罗来纳州州务卿,并没有互联网自由工作方面的经验,也曾被联邦贸易委员会指控参与“涉嫌非法的传销计划”。然而,他在南卡罗来纳州任职期间向“法轮功”颁发了官方“感谢信”,“法轮功”网站展示了该证书复印件。

当月晚些时候,一家联邦上诉法院裁定,帕克越权解雇和更换“开放技术基金”公司董事会成员,而解雇刘屳和坎宁安必须得到“开放技术基金”公司董事会批准。由于刘屳已经辞职,坎宁安官复原职。帕克将迈尔斯调职到了美国国际媒体署首席执行官办公室内一个复兴互联网自由办公室。

那个月底,帕克接受了《大纪元时报》记者的采访。记者问起“无界浏览”,他说:“中国的互联网防火墙就像柏林墙,必须倒塌。”《大纪元时报》没有具体说明他想要使用什么工具(来达到上述目的)。

不过,在幕后,帕克试图将资金转移到“无界浏览”。20208月,该机构副首席财务官辞职,拒绝批准将资金投入“无界浏览”。

与此同时,“开放技术基金”陷入了困境。帕克最终占用资金1900多万美元。他接管了该基金八成以上资金以及“自由亚洲电台”的补助款。他还让美国国际媒体署向弗吉尼亚州里士满一家与共和党关系密切的大律师事务所支付了100多万美元,用以调查他试图解雇的高管以及“开放技术基金”的活动。

在帕克的授意下,美国国际媒体署给予“无界浏览”180万美元资助,不过直到2020年年底,仅支付了24.9万美元。官方称这是因为他的助手们能掏出的钱也就只有这么多。

那时,拜登已经赢得了总统选举,帕克意识到拜登可能要撤换他,他要为自己留条后路。

12月中旬,帕克开始着手“封杀”“开放技术基金”,禁止其三年内从美国国际媒体署以及联邦政府其他任何部门获得资金。

就在拜登上任前两天,帕克就开始着手任命新的董事会成员,为其机构监督的网络任命董事会成员。被任命的人包括作家罗杰·西蒙(Roger L. Simon),他是《大纪元时报》的专栏作家。就在被任命前几天,西蒙写道,他认为受时任总统特朗普启发,2021年1月6日围攻国会山,是那些企图诋毁特朗普的势力制造的“假旗行动”(译注:false flag operation,是指由一个组织实施的任何行动,其目的是使其看起来像是由另一个实体策划的)。

拜登宣誓就职仅仅几个小时后,帕克就应新总统的要求辞职。新政府邀请大部分被解雇或被停职的官员返回美国国际媒体署,并解雇了许多帕克任命的官员。美国国际媒体署新官员承诺将恢复“开放技术基金”的资金。

在他近8个月的任期内,帕克几乎把所有的媒体采访都留给了友好的保守派或右倾人士。他最后一次接受采访是在2020年12月底,接受的是《大纪元时报》的视频采访。《大纪元时报》记者再次询问了“无界浏览”相关问题。

帕克回答说:“我觉得奇怪的是他们(‘无界浏览’)没有获得资金。我们的这家附属机构,这个名叫‘开放技术基金’的独立受让人,从它的名字看,就是自我限制的。真让我想不通。”

帕克称:“没有理由不为它(‘无界浏览’)提供资金。”

“法轮功”开发的软件效果存疑,特朗普心腹面临拜登新政府的追责

文章说,截至2020年年底,帕克和其他美国国际媒体署前官员就整个问题——“开放技术基金”“无界浏览”、Firings以及对相关官员的解雇,面临正式刑事调查。一位有影响力的民主党资深参议员、俄勒冈州的罗恩·怀登(Ron Wyden)就调查结果向监察长办公室发了一封信(“开放技术基金”前CEO刘屳2020年9月提交了自己的举报人投诉)。国务院举报人的律师要求司法部也展开正式刑事调查。美国国际媒体署的新领导层也将帕克的相关行动提交给监察长。

今年2月,“美国之音”的一位高管试图了解“无界浏览”能否证明其在美国国际媒体署资助期间发挥了多大作用。他进行了一项调查,看看有多少人使用“无界浏览”访问“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这也是“开放技术基金”补贴此类软件的原因之一)。结果发现:在去年12月份,有两个人使用了“无界浏览”,今年1月份,另有两人使用了“无界浏览”。

根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获得的邮件信息显示,“美国之音”数字战略和受众发展总监马修·白塞(Matthew Baise)在2月19日致其老板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花了近两周时间进行检查和复核,了解为什么这个数字会如此之低。”

“我们认为‘无界浏览’的真实、最终可测量流量非常小,原因是:其一,没有任何网络知道‘无界浏览’的存在,它从未被推广过;其二,它只适用于Windows桌面机(但几乎所有的观众都在移动终端上);其三,这是一个新开发产品。”白塞写道,“在‘无界浏览’终端没有提升的情况下,这个数据从根本上说是无足轻重的。”

关于作者:

戴维·福尔肯弗里克(David Folkenflik)曾五次获得美国国家新闻俱乐部颁发的Arthur Rowse新闻批评奖,并获得了许多其他奖项,包括2002年首届Mongerson新闻调查报道奖和国家头条新闻的最高荣誉、2018年美国职业记者协会新闻职业道德奖、2017年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 State University)巴特·理查兹奖(Bart Richards Award)的“美国领先媒体评论家”。戴维·福尔肯弗里克还担任了康奈尔大学的Irik Sevin首届研究员,经常在美国全国各地演讲,并在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爱尔兰电视和广播节目中担任媒体分析员。

分享到:
责任编辑:陆华浓

好书推荐

澳门黄金城官网网址